訪問手機版| 公務員考試| 事業單位招聘考試網| 教師招聘考試網| 真題| 銀行| 招聘信息網| 高校| 招警| 村官| 三支| 衛生| 政法| 最近更新| 導航

《半月談》2017年1月(3)

減小字體 增大字體 作者:公務員考試信息網  來源:www.mymedicinebook.com  發布時間:2017-01-31 19:37:00
中組部原副部長讓兒終生務農

                                        

1911年4月4日生于湖南省宜章縣一個清貧的知識分子家庭。1926年8月考入湖南衡陽農民運動講習所,同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春起,先后任衡陽地委組織部干事,郴州中心縣委秘書長,郴州第七師黨委辦公室秘書。1928年4月上井岡山,任紅四軍后方總醫院黨總支書記,紅四軍組織科干事,紅四軍前委工農運動委員會民運股股長、婦女組組長。參加了著名的黃洋界保衛戰。

文化大革命期間,曾志同志和陶鑄同志一起與四人幫及其同伙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

1977年12月,曾志同志恢復工作,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她堅決貫徹執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參與組織平反冤假錯案,落實干部和知識分子政策,使大批老干部和科技人員重新走上工作崗位。在黨的十二大上,曾志同志當選為中顧委委員,并任中顧委臨時黨委副書記。

1998年6月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為了革命,將親子含淚送人,失散23年重聚后,已是高官的母親卻不徇私情,讓兒子繼續務農終生;親孫子想辦個農轉非,曾擔任中組部副部長的奶奶卻婉拒;去世后,她留下遺言我的骨灰一部分埋在井岡山一棵樹下當肥料從井岡山革命時期的紅軍女戰士,到中組部副部長、中顧委委員,曾志同志的家風純粹、干凈、高尚。

黨員干部的家風連著黨風、政風。近日記者在井岡山,傾聽前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曾志同志的長孫石金龍講家史,感動不已。以下為石金龍同志的口述實錄。

老人家養了你這么多年,我也不能奪人所愛啊!

1928年4月,湘南暴動后成立的工農紅軍郴州第七師,跟隨朱德的部隊,向毛澤東開辟的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進發,朱毛會合后正式合編成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我的奶奶就是那時跟著隊伍上的井岡山,并參加了著名的黃洋界保衛戰。那年11月,17歲的奶奶生下了她的第一個孩子,也就是我的父親石來發。因為是難產,奶奶生產時幾次昏死過去,又幾次被用姜湯灌醒。殘酷的戰爭環境,天天槍林彈雨,出生入死,怎么可能帶孩子呢?奶奶一咬牙,在產后26天,將我的父親寄養在王佐部下一位叫石禮保的副連長家。同樣是紅軍的石禮保夫婦又把父親交給了曾外祖母(石禮保的岳母)撫養。

父親7歲那年,石禮保夫婦先后犧牲,從此便與曾外祖母相依為命。父親再次見到奶奶是在1951年,他已經是23歲的大小伙子了。那一年,中央派了南方革命老區慰問團幫助井岡山恢復生產。奶奶得到消息后,就托來井岡山的同志幫忙,尋找自己當年留下的孩子。慰問團的同志幾經周折打聽到,在大山腳下大船村,有個石來發,正是當年奶奶留下的孩子。

當時,奶奶是廣州電力局局長。于是,他們就安排父親去了廣州,見到了從未謀面的母親。奶奶性子很硬,一生很少流淚,可是看到父親,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20多年的牽掛,20多年的思念,都在那一刻迸發了。

后來,奶奶了解到,父親目不識丁,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就對父親說:來發,留下來吧,留在廣州。白天到工廠做工,晚上去夜校讀書識字。父親沉默了一會兒,說:媽媽,算了吧。我已經成家了,還分了田、分了地,我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還是回去吧!再說,家里還有80歲的老外婆,沒有我她就活不成,我得回去守著她,給她養老送終,人得講良心啊!奶奶聽后非常感動,連連點頭。她說:來發,你做得對,應該回去!你雖然不識字,卻能懂得大道理,做人就是要知恩圖報。老人家養了你這么多年,我也不能奪人所愛啊!就這樣,父親和奶奶匆匆見了一面后,又回到了井岡山。

1964年,父親第二次去廣州找奶奶,卻是為了避禍。那時,父親作為村里的報賬員,因為有五毛錢對不上賬,害怕被劃為四不清干部,父親只好跑到廣州去找靠山,就想著留在廣州不再回去了。沒想到,他卻被奶奶硬生生地攆了回來。奶奶對父親說:你在家里出了事,不管有沒有挪用公款,都要回去說清楚,不能一有什么問題就躲避。

沒想到,這一別,又是20多年。父親也就在井岡山做了一輩子的農民。

組織原則象征著黨的生命,他們絕不會親手去破壞的

我是1985年第一次見到奶奶的,那年,我30多歲了,是井岡山墾殖廠的赤腳放映員。奶奶曾任中組部副部長,在我心里的概念,這更像是歷史課本上的故事,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這樣一位做大官的奶奶。對于與奶奶的見面,我充滿了渴望,也因為心里藏著一個私心,想通過奶奶改變一下命運,實現穿上皮鞋,不再打赤腳的夢想。

那年10月底,父親帶著我和弟弟來到了北京。到奶奶家里一看,卻發現并沒有我想象的錦衣玉食,家里很簡樸,沒什么值錢的東西,最多的就是書。

見面后的一次晚飯時,我說:奶奶,盼了這么多年,我們一家才能在一起,這是家里最幸福的時候了!奶奶卻嘆了一口氣,說:是啊,金龍,我們還能在一起真是不容易!我有多少戰友都犧牲了,有的連名字也沒有留下;還有多少孩子甚至都不知道身上流的是誰的血。和他們比,我們真是再幸福不過了。但是要知道,沒有他們的犧牲,也不會有咱們的團聚。所以,我是一個革命的幸存者,你們也都是。作為咱們家的孩子,更應該懂得回報。

可惜,我當年并沒有體味到幸存者的含義,不然,我一定不會跟奶奶提什么要求了。去北京之前,我一直有個念想,就是希望通過奶奶解決生活、工作上的困難。可是離返程的日子越來越近,我一直沒敢開口。直到臨走前兩天的晚飯時,我瞧著奶奶心情不錯,就壯著膽子說:奶奶,家里都挺好,您不用掛念。只是,我們爺仨都是農村戶口,您看能不能給家里解決一下商品糧戶口?沒想到,當時飯桌上的氣氛立即變得很尷尬。奶奶聽后,很久沒說話,然后指著桌上的剩飯菜笑著說:金龍,你看咱們今天吃的飯菜,不都是農民種的嗎?那你又何苦要轉商品糧呢?說完,她就起身回房了,留下我和父親面面相覷。

聽了奶奶的話,我當時真后悔去了北京,心里不斷埋怨著:你根本不用自己發話,哪怕跟秘書使個眼色,就能解決的事,為什么不辦呢?我們到底是不是你留下的孩子!

幾年以后,一直不甘心的我,又找到奶奶的秘書小劉,想請她出面跟地方上掛個電話,幫我們解決農轉非的事情。沒想到小劉秘書聽到后嚇得直搖頭,說:曾部長有規定,家里的事要是她沒有交代,我今天辦了,明天就要卷鋪蓋回家了。

直到那時,我才明白,奶奶為什么把自己當成一個革命的幸存者;我也理解了,在奶奶這一代共產黨人心里,組織原則象征著黨的生命,他們絕不會親手去破壞的。

現在回想起來,奶奶唯一一次幫我辦過的事就是幫我買了一輛二手車。那一年,我想買輛車跑運輸,改善一下家里經濟狀況。奶奶了解到我家里確實困難后,托人打聽到一單位有輛退役的舊解放貨車,就幫我聯系了購買的事。隨后,我四處借債加上貸款,才總算湊齊了5500元的購車款。當時,我所在的墾殖場也想買部新車,但沒有購車指標,奶奶了解到是單位購車需要,才點的頭。后來,奶奶還再三叮囑我:你買的二手車是你的,公家的車就是公家的,可別在中間搞什么名堂。

我的骨灰一部分埋在八寶山一棵樹下當肥料,一部分埋在井岡山一棵樹下當肥料

1998年4月4日,是我最后一次見到奶奶。姑姑陶斯亮通知我們到北京探望病重的奶奶,但是,特別要求只能派代表來。

在病房,奶奶的手指在微微地顫動,嘴里喃喃地叫著我的名字。我知道,奶奶一定是有什么話要囑咐。我趕緊過去,俯下身,緊緊地握住奶奶的手。奶奶用微弱的聲音說:金龍,奶奶這一輩子沒有給你留下任何值錢的東西,你能體諒奶奶嗎?我不禁失聲痛哭。

6月21日,奶奶病逝。沒有設置靈堂,也沒有通知我。我是在姑姑陶斯亮送奶奶的骨灰回井岡山時,才知道的。安放骨灰時,我與姑姑發生了爭執。姑姑要把奶奶的骨灰埋在一棵樹下,不立碑,也不寫生平簡歷。我堅決不同意。我當時真是不明白,姑姑怎么忍心這樣簡單地安葬奶奶。

就在我與姑姑爭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奶奶的秘書李冬梅拉住了我。她說:金龍,別爭了,姑姑是按照曾部長的遺囑辦的,咱們還是尊重老人家的意思吧。接著,她將幾頁紙遞到我的眼前,正是奶奶的遺囑。

我曾在寫給中央的一份倡議信上簽了名,即死后不開追悼會,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還不要在家設靈堂。我死了,除陶斯亮和在北京的家里人,在京外的,如志修、曼華、春華,井岡山的來發、金龍,宜章的昭德,貴州的鐘蓮,大連的昭仁,以及祁陽的黨政組織,和北京的其他任何戰友都不要通知。把我的遺體先交醫院解剖,有用的留下,無用的火化,火化時,除了斯亮少數幾個人辦理,還請中組部老干局幫助料理,但千萬不要聲張,不讓其他人知道。我想這樣做,才真正做到了節約不鋪張。人死了,本人什么也不知道,戰友親屬們來悼念,對后人安慰也不大,倒是增加一些悲哀和忙碌,讓我死后做一名徹底喪事改革者!

我的骨灰一部分埋在八寶山一棵樹下當肥料,一部分埋在井岡山一棵樹下當肥料,還留一點,放在家里的骨灰盒里,埋在白云山有手印的那塊大石頭下。埋下去,靜悄悄的,絕不要搞什么儀式,由陶斯亮把骨灰送井岡山,事先不要告訴來發和井岡山的黨組織。死后三個月,由陶斯亮發一個訃告,并在報上登個消息,不要寫簡歷、生平。我唯一要求的,是費了多年心血寫成的回憶錄,請女兒陶斯亮趁身體健康,腦子夠用的時候,抓緊點時間,集中一下精力,盡量快些整理出來。我這幾十年的生命歷程,也可以反映我國革命社會歷史的一點側面,不論是好是壞,總算留給后人一點史實。

我上述所有愿望,請女兒陶斯亮尊重我的遺愿,照辦。

一九九二年七月二十日于北戴河。

看完遺囑,我頓時淚流滿面。

后來,我們就在小井紅軍烈士墓附近,挖了個洞穴。父親、叔叔、姑姑兄妹三人,你一把,我一把地將奶奶的骨灰灑在洞穴里,并在上面栽種了一棵柏樹。我找來一塊赭黑色的石頭,在上面刻上了魂歸井岡四個大字,下面一行寫上了紅軍老戰士曾志。奶奶終于回家了,回到了她一生牽掛的戰友身邊。墓地雖簡單,但在奶奶心中應該是最大的圓滿了。

在整理奶奶的遺物時,我們在她的抽屜里,發現了疊得整整齊齊的80多個信封,都是奶奶的工資袋。上面放著一張字條:這些錢是組織發給我的工資,除去我生活上的花費,其余的全部在這里。請轉交給老干局,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告訴組織,這些錢都是干干凈凈的。

奶奶為黨和人民艱苦奮斗了一生。正如姑姑陶斯亮給奶奶的墓志銘所寫的那樣:您所奉獻的遠遠超出一個女人;您所給予的遠遠超過一個母親!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下一頁


  第2篇    2013年《半月談》匯總

  2013年《半月談》第1期半月評論:贏得挑戰就贏得機遇
  “我國發展仍處于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這是黨中央深刻分析國際國內大勢作出的重大戰略判斷,抓住和用好戰略機遇期,將對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起到關鍵作用。
  抓住用好戰略機遇期,首先要正確認識戰略機遇期。機遇不是撞到樹上的兔子,也不是從天而降的餡餅,機遇是具有關鍵性的有利條件。同時,機遇不等于一帆風順,有利的條件不一定必然導致有利的結果,因為不利條件的挑戰也同時存在,有利條件可能失去關鍵性的作用,良機甚至可能轉化為危機。因此,機遇需要我們做出主動的因應,充分利用有利條件,積極應對困難和挑戰,贏得了挑戰,就贏得了機遇。戰略機遇期需要我們去發現,去營造,去維護,去拼搏。
  改革開放初期,黨中央基于對國際國內形勢的正確判斷,作出了把黨和國家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查看全文】

  第3篇    2014年《半月談》匯總

  2014年《半月談》第1期半月評論:保持定力,全面深化
  一段時間以來,“定力”成為中國政治生活中的一個關鍵詞。面對復雜的國際環境,努力實現中國夢,需要我們增強和平發展的戰略定力;立足自身國情,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需要我們堅守毫不動搖的政治定力;把握當下發展,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全面深化改革的宏觀部署出臺后,更需要我們保持耐心和定力,把中國的改革沿著中央確定的方向扎實推進。
  當2014年這個“新改革元年”的曙光照亮中國大地,全面深化改革的春潮處處涌動。珍惜中國新一輪改革來之不易的良好開局,保持定力將其推向深入,是每一個中國人的民心所向、福祉所系。
  保持定力推進改革,就要克服各種不利因素,將中央確定的改革步驟貫徹落實到位。從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后各地各部門迅速展開改革陣型、社會關注的改革力【查看全文】

  第4篇    2014《半月談》半月談半月評論匯總(12月21-31號)

  民間小升初聯考,鬧劇還是無奈?
民間聯考只為摸底? 2002年,武漢市取消了小升初統一招生考試。然而今年國慶節假期,一場民間發起的小升初聯考卻悄然進行。 據了解,這場規模浩大的考試,主要發起人是學生家長。半月談記者試圖多方聯系幾位組織者,但都被婉拒。一些學生家長向記者透露,參與策劃聯考的家長有20來位,他們的孩子大多就讀于武漢一些知名小學,即將面臨小升初。 在這些家長看來,現在小學畢業沒有全市統考,孩子平時參加的學科考試多是學校命題,可比性較差,而校外機構多是單科輔導,無法掌握孩子的整體情況。聯考不僅能摸清孩子真實成績,將來也許還能成為進入重點初中的“敲門磚”。 記者了解到,這次聯考背后,還活躍著一批教育培訓機構:除了有承辦方“家長100論壇”支付聯考產生的1萬元成本費,武漢9家較大型的教育培訓機構同樣熱情高漲,它們不僅通【查看全文】

  第5篇    2014《半月談》半月談半月評論匯總(12月11-20號)

  法學院之問:法治人才后備隊伍調查 
 依法治國呼喚“四有”法治人才 四中全會釋放空前利好 “特別振奮!”山西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馬躍進說,四中全會專門提到法學教育和人才培養,可見國家對此高度重視。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需要相當數量的高素質法治人才隊伍支撐,因此法學教育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和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建設中發揮著獨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四中全會決定指出,健全從政法專業畢業生中招錄人才的規范便捷機制,完善職業保障體系。山西大學法學院院長張天虹表示,這對法科學生來說是極大鼓舞。目前,法科畢業生進入司法系統工作,要經過一系列考試,而一些政法機關招錄機制不健全,使得法科學生進入司法系統工作并不順暢。 四中全會決定指出,健全政法部門和法學院校、法學研究機構人員雙向交流機制,實施高校和法治工作部門人員互聘計劃。【查看全文】

  第6篇    2014《半月談》半月談半月評論匯總(12月1-10號)

  搓草繩、做公益,如東老人為自己撐起一片天  六七十歲的農村人“不算老” 當收割機放倒一片片水稻時,村里的老人們便惦記著要去哪家收稻草了。在如東縣馬塘鎮,稻草可以搓成草繩賣,村民們可舍不得燒。家里有老人的,稻草曬干后留著自家用;沒老人的,就會放在地里,等著被人運走。 “一畝地稻草搓成草繩能賺400元左右。”徐莊村72歲的葛家夫正在地里忙著捆草,每捆約20斤重。一眼望去,田野里滿是1米多高的草捆,仿佛站崗的士兵。稻草曬干捆好,葛家夫就用板車往家運,在后院堆好,閑時和老伴一起用搓繩機將其搓成繩。 “一年能搓20畝地的稻草,賺萬把塊錢。”葛家夫說,如果一天搓8小時,他和老伴差不多能搓4捆,每捆收益18元。當然,他們不是村里搓的最多的,有人家靠搓草繩一年能賺一萬五甚至兩萬元。“我們不靠搓草繩生存,干【查看全文】

免責:本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來源于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更多]

文章評論評論內容與本站立場無關,點擊查看評論詳情!

   評論摘要(共 17 條,得分 1649 分,平均 97 分)
公務員考試網
公務員考試信息網
免费看欧美全黄成人片-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1000部